2018-04-02
亲人和好友临终注意事项与丧事办理之细节
人都有一死,其实不必害怕,也许预先知道一下对待死亡的处理方式,对人对己,都有莫大的好处!
  这个帖子的原理,来自西藏一个上师的指导,大家先不要用封建迷信的帽子扣杀,请容我道来!但是要理解上师的理念,先要相信一个,人有灵魂的基本原则!

  人的一生是短暂的,自古以来,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圣贤豪杰,都难免一死。很多人以为,人死就如同灯灭,一了百了,生前的一切都成为云烟。可是,人生的存在,难道真的就只是须臾的刹那;肉体的幻灭,难道真的就意味着生命永恒的消失?其实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有太多太多的现象和事例告诉我们,人其实是有灵魂的,而人的灵魂在人死后是不会消亡的,从而人生前所作的一切,大事小事,好事坏事,也都会随着灵魂带进他的生生世世……

  灵魂存在的证据不胜枚举,在本文中,我们准备和大家一起,共同探索那无数现象与事例中的一种:
  濒死体验(NDE:Near Death Experience)

  有很多人,在一生中,经历过一次甚至多次神秘的体验:见到奇异景象,遇见已故亲人,甚至死而复生,等等。当人们对此现象讳莫如深的时候,一些严肃而有创新意识的科学家,悄然开始了人类科学史上最为艰难却又最有意义的研究,那就是濒死体验的研究。

  濒死体验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早在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在他的著作《理想国》(The Republic)中就记载了濒死体验现象。研究表明,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遍布世界不同地域、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据美国著名的统计公司盖洛普公司调察估计,仅在美国就至少有1300万至今健在的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如果算上儿童,这数字将更加可观。肯耐斯·瑞恩(Kenneth Ring)博士等人的研究更表明有大约35%接近死亡时有濒死体验。目前, 濒死体验现象正在吸引越来越多来自不同领域的研究者。其中很多是自己原来研究领域中的皎皎者。除了上面提到的康涅狄克大学肯耐斯·瑞恩(Kenneth Ring)博士外,还有华盛顿大学儿科教授麦尔文·莫尔斯(Melvin Morse)博士,内华达大学教授雷蒙·穆迪(Raymond A. Moody)博士,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埃因·斯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乔治·华盛顿大学内科医生和Mandate公司的执行总裁林兹·奥戴因(LinzAudain)博士,加州大学教授查尔斯·塔特(Charles Tart)博士等。有关濒死研究的论文不断发表在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和《濒死体验研究》(The Journal of Near Death Studies)上。1978年,在一些学者的倡议下,国际濒死体验研究协会正式成立。可以说, 科学界对这一神秘领域的研究方兴未艾。

  近代濒死体验的研究始于瑞士地质学家阿尔伯特·海蒙(Albert Heim)。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他从自己的一次亲身经历开始了NDE研究。海蒙爱好登山,一次,他在攀登阿尔卑斯山时,被一阵大风吹落悬崖。在那一瞬间,奇迹发生了──

  “仿佛在一个离我有些距离的舞台上,我见到了各种形象出现的我及我的整个过去。我看到自己是这曲戏的主角。每件事物似乎都被天堂之光美化了,没有悲伤和焦急,一切都那样绚丽。我曾遭受的悲惨经历的回忆十分清晰,但并不令人悲哀。没有冲突和矛盾,冲突已转化为爱意。高尚与和谐的思想主宰并统一着单独的印象。一种神圣的宁静感如同奇妙的音乐一般涤荡着我的灵魂。”

  这次经历促使海蒙对众多有过类似经历的人进行广泛的研究,包括战争中受伤的战士、从建筑物上掉下来的建筑工人、差点被淹死的渔夫等等。1892年,他在研究论文中提到:在他所调查的30名坠落幸存者中,95%的人说在濒死过程中感受到平静和快乐。他还发现他们的体验过程极为相似:众多飞快的意识活动,预知结果的超凡能力,时间的弥散意识,飞速地回顾一生,目睹超自然的美丽景象,耳聆天上仙乐缭绕──

  “没有一丝悲哀,也没有在轻微危险中可能出现的大恐惧……没有紧张绝望和痛苦,只有严肃、深深的接受;精神的明晰和高速活动。 ”

  海蒙的研究仿佛强大的催化剂,使众多研究者循着他的脚步前行。1903年,英国作家F.W.H.麦尔斯完成两卷本的《人性及其在肉体死亡时的存留》;1907年,詹姆斯.H.海斯洛波在美国发表论文《垂死者的幻觉》,影响很大。1926年,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威廉·巴雷特出版了《临终幻觉》。这个时期,濒死研究得到了广泛支持。

  1959年,美国精神研究会的卡里斯·奥西斯(Karlis Osis)通过分析详细记录病人死亡过程体验的几百份调查表,开始继续海蒙的研究。1972年,他还在冰岛心理学家厄兰德·哈拉德桑(E. Haraldsson)的帮助下,跨越种族和文化界限,把研究扩展到印度。他们合作出版了一本书《死亡时刻》(At the Hour of Death, 1972)。奥西斯总结道:

  “尽管很多病人进入一种健忘、无意识的状态,但仍然存在着坚持到最后的意识清醒者。他们说“见到了”来世并能在临终前报告他们的经历。比如:他们见到了已故的亲属和朋友的幽灵,见到了宗教和神话中的人物,见到了灵光、美丽的强烈色彩等非尘世环境。这些体验很有影响力,带给他们祥和、宁静、安逸和宗教情感。病人奇特地经历了‘美好的死亡’,这与临终前通常想到的黑暗和悲惨正好相反。”

  好了,先说道这,关于濒死体验的报告和文章太多了大家自己度娘,我们进入正题吧:
  《关乎解脱:亲人和好友临终注意事项与丧事办理之细节》

佛教的临终关怀和世间的临终关怀差异
  现代临终关怀运动起源于西方。1967年,桑德斯博士在伦敦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临终关怀机构。临终关怀旨在对处于生命晚期的人提供最后的安慰和关怀,通过医护人员、社会工作者等专业人士的帮助,对临终者的身心做有限的调整,使他们以较小的痛苦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虽然世间的临终关怀是一种善举,但站在佛教的高度来看,这些关怀只是暂时的,并不能从究竟上解决问题。只有通过佛法的方便,才能让人们暂时远离身心的痛苦,究竟往生清净刹土,获得出世间的圣果。因此,佛教的临终关怀才是最圆满的。

  只要遇见我们就要发心帮助。1986年,我到阿坝州的一所寺院去安居,在安居回来的路上,我看见一辆班车翻了,伤员被送往医院治疗,而死人就摆放在路边,周围连一个念经的人都没有。当时没有人请我,但我主动为亡人修破瓦法、念《普贤行愿品》。在《西藏生死书》里也有这样的事:一个人被车撞死了,有位路过的出家人马上为他念经超度。佛教的经咒不论从谁的口中念出来,对亡人都有利益,所以出家人和居士今后要主动为亡人念经超度。我们应该在大悲心的推动下,无条件地为亡人作法布施。

  我们应该如何开展临终救度
  如果要展开临终救度,首先一定要有组织。现在有的人死了,第一天聚集一些道友念一点经,第二天以后就再没人去念经了,这种无组织的做法肯定是不行的。应该由家人、亲友或有能力的佛教人士负责,安排好一切法事活动,比如在四十九天里,今天谁念经、明天谁念经,一点都不能马虎。我们学院的道友去世的时候,都是由所在班级的法师安排,从死亡那一天开始,七天内由各个班级不间断地为他念经,同时还要另行安排四十九天的佛事。但我看到外面不是这样,很多人死后都没有很好地安排,参加助念的居士们念得也不正规,随便念一两天就不念了,亡者的家人也无所谓,处理完尸体后,到寺院作一点佛事,随便放一点生,以后就不做什么善事了。

  如果有些人真的关心死去的亲人,就一定要为他们安排好佛事。有些人对荐亡佛事之所以不重视,可能是认为:我的家人死得非常安详,肯定已经往生极乐世界了,所以不用再安排很多佛事。其实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很多大成就者圆寂后都做功德,你的亲人为什么不需要?所以,如果有些人真的关心死去的亲人,就一定要为他们安排好佛事。一般来讲,藏地特别重视对亡者的超度,基本上都要安排四十九天的佛事,至少也要安排一个或两个七天的佛事。在藏地的牧区,如果谁家死了人,这家人的帐篷马上搬到寺院附近,然后每天请出家人念经。有条件的请几十甚至上百位出家人,最少的也要请两三位出家人。当然,汉地死的人很多,寺院却很少,寺院里的出家人更少,要完全由出家人超度有一定的困难,但是在家人也可以念经,他的亲友和子女都可以念经,只要安排得合理,效果也会很好。

  人死以后,必须等身体完全冷却,才能移动身体或者换衣服,最好在二十四小时内不要触碰死者。应该把亡者放在清净的地方,如果条件具足,可以专门腾出一间房子放尸体。在尸体没有处理之前,一直在那个房子里念经;尸体处理完以后,每天也继续在那个房子里念经。还要提醒一点:尸体最好用布盖上,我看到有些尸体上面什么遮盖都没有,别人看到死者的脸特别害怕,这样不是很好。

  在为亡者念经超度时,布置现场也很重要。要陈设西方三圣像、佛经和佛塔,还要为死者供灯,一般是供七盏灯,最少也要有一盏灯。中阴身时常处于恐怖之中,在黑暗的中阴期间,如果为亡者供灯,会给他带来光明和安全感,所以供灯非常有必要。在藏地,如果谁家没给亡者供灯,人们都会说:“他家就像乞丐一样,连一盏灯都不供。”总之,如果有条件,要尽量陈设佛堂和供品;如果没有条件,也可以直接为亡者念经(汉地有些人在死者脚下摆三、四个馒头,说是与众生结缘,但藏地没有这种做法。这个放不放你们自己看)。

  另外,在助念之前,应该与死者的家人沟通好。因为有些死者虽然是佛教徒,可是他们的家人并不信佛,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事先要和他们搞好关系。在助念的时候,保持现场的平静也很重要,亡人的亲友不要哀号哭泣,应该以悦耳的声音诵经念佛,这才是对亡人最有利的。对死者来说,如果有了善法,这比什么都重要。在我们藏地有这种说法:“生前再多的财产,都比不上死后的一句观音心咒。”

  心识即将离开身体时,也极易受他缘影响,如果为亡人哭泣或者造恶业,亡人可能因此而转生于恶趣,如果为亡人造善法,亡人可能因此而往生清净刹土。所以我们应该为别人助念,这不仅能帮助亡人解脱,自己也有很大的功德。《莲宗宝鉴》中说:“若劝得一人生净土,纵自不修行,亦合得生净土。”

  法王如意宝的传记中有这样一段:法王回忆自己在石渠求学的经历时说:“我依止托嘎如意宝六年期间从未扰乱过上师的心,就像如来芽尊者依止智悲光尊者那样,甚至没有做过一件令上师怒目而视的不欢喜事。只是有一次,我怕影响闻思修行不愿意去俗人家作经忏,托嘎如意宝得知后,显现上不高兴地说:‘难道你不想利益众生了吗?’当时我非常害怕,吓哭了。”大家想一想,连托噶如意宝都要求法王为别人助念,可见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临终善恶一念决定着上升与堕落
  临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对亡者的去向都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法苑珠林》中说:“从生作善,临终恶念,便生恶道。从生作恶,临终善念,而生天上。”虽然一生行善,临终时若产生恶念,死后便会转生恶趣;虽然一生作恶,临终时若产生善念,便可以转生到天界。以前有一个阿耆达王,他一生造塔兴寺,做了很多善事,本来死后能转生到天界,可是临终时一个侍者用扇子为他扇风,失手将扇子掉到他脸上,阿耆达王由此产生了一念嗔心,结果死后转生为毒蛇;相反,汉地的张善和一辈子杀牛,临终时地狱相现前,在善知识的劝导下他拼命念佛,念了还不到十声佛,就往生极乐世界了。

  有些人也许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呢?《那先比丘经》中对此有很好的回答。弥兰国王曾经问那先比丘:“你们沙门说,有人一生做善事,临终时因为一件恶事而堕入恶趣,我不相信;你们沙门还说,有人一生造恶业,临终时念佛就能转生善趣,我也不相信。”那先比丘以比喻开导国王:“比如把一百块大石头放在大船中,虽然这些石头很重,可是依靠船的浮力,它们不会沉入水中。有人虽然造了很多恶业,临终时以一件善法的‘浮力’,也会免于堕入恶趣。又比如把一个小石头放在水上,它会沉入水中。有些人平时没有大过,临终时只是造了一个小恶业,由于没有善法的‘浮力’,也会直接堕入恶趣。”国王听后恍然大悟。

  与此相同,有些人以前做了很多好事,后来因为一件坏事,就把以前的功劳都毁坏了。有些人是这样讲的:“我在上师您面前发心已经很长时间了,最后因为一件坏事,就要否认以前的一切功劳,这不合理。”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要看最后的坏事大不大:如果坏事不大,当然不会毁坏以前的功劳;如果坏事很大,那以前的功劳就没了。比如,本来99+1=100,但有时候也会99+1=0,为什么呢?因为最后的“1”是一个很大的负数,完全抵消了前面的“99”。同样的道理,虽然以前做了很多好事,可是因为后来的一个大坏事,足以让以前的功劳全部白费。所以表面上看来,一善似乎可以抵一恶,但实际上没有这么简单,有些事情还是要具体分析。
既然临终时刻的善恶那么重要,我们就应该特别注意:
  此时既不要对怨敌产生嗔心,也不要对亲人和财产生起贪心。有些人在临终之际,贪执亲友、儿女或者存折等,这都是不明智的表现。其实那时候生命只剩下几分钟或几秒钟了,贪执身外之物又有什么用呢?在座的道友学了很多佛法,应该是明白道理的人,希望你们在临终时不要有任何贪执。

  总之,大家应该明白,临终助念的功德非常大。《地藏经》里说:“一切众生,临命终时,若得闻一佛名、一菩萨名,或大乘经典一句一偈,我观如是辈人,除五无间杀害之罪,小小恶业,合堕恶趣者,寻即解脱。”因此,今后若遇到即将死去或者已经死去的人,我们要发心为他们助念:可以念诸佛菩萨的名号,如药师七佛、八大菩萨的名号,也可以念一些殊胜的咒语,或者念佛经中的偈文,如:“诸恶莫作,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道友们以后也可以这样来利益亡人。

  在这里,我还要向大家强调几个问题:
  第一,在死亡到来之际,不能有太大的恐慌,否则会障碍解脱。汉地的一些法师说,要以平静的心态迎接死亡,对死亡应作六种想:

  1、死如出狱,要有一种从监狱中获得解脱的想法。

  2、死如再生,死亡意味着重新转生,就像原来在一个地方生活,以后到另一个地方去生活一样。

  3、死如毕业,一个学生从学校毕业后,会根据成绩转到其他领域去发展。同样,一个人死后,会根据其善恶功过转生到不同的地方。

  4、死如搬家,就像以前住在南方,后来搬到北方去。

  5、死如换衣,以前穿黑色的衣服,后来换了一件白色的衣服,同样,以前是这个身体,死后会换一个身体。

  6、死如新陈代谢,人的身体有很多细胞,旧的细胞不去,新的细胞就不会来,同样,没有旧生命的死亡,也不会有新生命的到来。

  以这六种思维能遣除对死亡的过分恐怖,能让自己以平静的心态迎接死亡。我觉得这样的思维很好。
其实汉地有许多很好的临终教言,像印光大师的开示中就讲过临终的三大要诀:

  1、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

  2、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

  3、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如果能依此三法而行,决定可以消除宿业,增长净因,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善导大师也讲过很多临终要诀。大家要多看这些大德的教言。

  第二,如果有些人觉得生命快要走到尽头了,而自己的家人又不信佛,我建议这些人提前给家人留下遗嘱,在遗嘱中安排好自己的后事。这样的话,如果家人对自己有爱心,他们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处理后事。否则,如果没有提前安排好,死后家人会哭哭啼啼(甚至他们不想哭也会请一些人哭,现在南方有些人专门为别人哭丧,据说哭一个小时收费一千元钱),杀鸡宰羊,然后随便处理自己的尸体,这样没有任何意义,不仅浪费钱,还造了很多恶业。主要自己抓紧修持正法。

  前一段时间,一个癌症晚期的藏族年轻人向我表示,希望临死前在学院出家,我非常同情她,就介绍她在学院的一位法师面前剃度。出家后,她把别人供养的钱全部交给我,让我为她做善事,还要求我给她传一个临终时最好的法。我考虑了很久之后,郑重地告诉她:“我不知道你还能活多久,但不管怎么样,希望你在临死前最好能念完一百万遍阿弥陀佛名号。法王如意宝以前讲过,这是往生极乐世界的一种重要缘起。对一个佛教徒来讲,如果在离开世间时没有念完一百万遍阿弥陀佛名号,这确实是很大的遗憾。我自己以前也发愿念一百万遍佛号,你现在已经得了这样的病,所以什么都不要想,首先念完一百万遍佛号,念完后有时间再说其他的吧。”

  我看过一个修行人的遗嘱,他在遗嘱中说:我一生学佛,受益良多,倘若你们真的为我好,希望按照我的意愿处理后事,帮助我完成以下心愿:

  1、病重时,不要把我送到医院,也不要搞任何抢救,我需要安安静静地念佛生西。

  2、断气后二十四小时内,千万不可搬动我的身体,也不要在旁边哭泣吵闹。

  3、可请佛友居士到家里助念。

  4、断气后七天内,每天念佛不能中断,其余丧葬等事过后再处理。

  5、断气二十四小时后才可洗身换衣,如果天气热有异味,可以燃香祛味。

  6、丧事从简,不宴宾客,禁止杀生,以免增加我的罪业。

  7、超度以念佛为主,不要追求形式,具体应按莲池大师、印光大师的开示来办。

  8、死后四十九天内,亲属要吃素、念佛、放生等,以此功德回向给我,这对活人和死人都有好处。

  9、我留下的财产,可用于印经、放生等善事。

  10、必须在七天以后方可火化遗体,如遇酷暑,至少也要一天一夜后火化。骨灰撒在森林中,与众生结缘。

  我觉得这个人对死后的安排很如法,尤其是他对遗产处理得很好。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事情:一个人还没断气,兄弟、姐妹或者子女就开始为财产争得不可开交了,甚至大吵大闹。这种情况你们也许见过,其实这样很不好,临终者听到会很伤心,即便他已经死了,他的中阴身有神通,见到亲人们争夺财产,甚至用自己的财产造恶业,也会非常不高兴。

  在这方面藏地的做法很好。藏地有这样的传统:如果一家有七个人,其中一个人死了,家人会说:“反正我们还活着,再困难也会有办法,而亡人无依无靠,非常可怜,应该多给他做善事。”一般会拿出整个家产的七分之一为亡人做善事,有些家人甚至会拿出超过七分之一的家产做善事。如果有亲友送礼,这些钱财一点都不会浪费,全部用于为亡人刻玛尼石、印经旗或者作四十九天的佛事等。
第三,要重视四十九天的佛事,一定要尽力为亡人安排。
  藏地的四十九天佛事主要念密宗的《闻解脱经》,汉地不一定有这样的条件,但也可以念显宗的《金刚经》、《阿弥陀经》或者阿弥陀佛圣号,这应该是能做到的。除了念经,在四十九天之内,还要根据财力尽量为亡者做供灯、放生等善事。其实四十九天佛事并不是藏地独有的,汉地也有四十九天佛事的说法。如《地藏经》中说:“若能更为身死之后,七七日内广造众善,能使是诸众生永离恶趣,得生人天受胜妙乐,现在眷属利益无量。”这里说得非常清楚。所以人死后的四十九天非常关键,在此期间一定要广造善事。这个道理就像世间的升学,考前的预备期是四十九天,在此期间如果从各方面做好准备,就能考上理想的学校。

  因此,不管出家人还是在家人,都要重视四十九天的佛事。对于临终者来说,要提前向亲友交代好如何为自己作四十九天佛事,不必交代如何分遗产,因为这些不说他们也会分的。对于亡人的亲友来说,要尽心尽力操办好四十九天的佛事,如果实在找不到人念经,也可以自己为亡人念经:在死者的灵牌或者照片前,每天念《金刚经》、《阿弥陀经》、《普贤行愿品》、《地藏经》、《法华经》等经典,或者念诸佛菩萨的名号和咒语,这对亡人有很大的利益。

  总而言之,我们要以佛法来利益那些处于死亡之际的众生。现在很多人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如法,不但不做善事,还要造杀生等恶业,包括有些佛教徒也是如此。有的人虽然知道佛教的做法,但迫于传统,不得不按世间的方式来办。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如果传统的做法不符合正法,就应该抛弃这些。
下面结合汉地丧事的传统来谈谈佛教的做法。

  灵堂设置
  我看到汉地有为亡人设灵堂的做法,很多人也特别强调设灵堂,对此我是这样认为的:从佛法的角度讲,设不设灵堂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为亡人设佛堂。在我们藏地,一个人死后,要专门腾出一间房子或者搭一个帐篷作佛事,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汉地的灵堂是这样的:正中间是亡人的黑白相片,上方是“沉痛悼念×××”,下方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两边是以其一生经历或功绩为内容的挽联,再两边摆着花圈,供桌上供着蜡烛、水果、鸡腿等。在灵堂的门口有“签到处”和“收礼处”,负责接待宾客和接受礼物。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灵堂。

  我并不完全反对设灵堂,但我想灵堂的规矩最好改一改:光是挂一个大大的遗像,这没有什么意义,不如在上方再挂一个佛像,这才有功德;供桌上也不要摆荤食,要供素食;要求来灵堂的亲友们不要哭闹,要一心念阿弥陀佛名号或者观音心咒。当然,如果没有能力,有些人即使想按佛法办丧事,也不一定做得到,但如果自己有一定的能力,就要尽量改变世俗的做法,按照佛教的方式来办丧事。

  火化
  从死者断气到火化遗体,中间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不能操之过急。据说有些殡仪馆火化遗体时,工作人员经常听到焚尸炉中传出哭声。我想这可能是火化太早了,亡者的神识还没有离开身体,一接触火,人又苏醒过来,结果把人活活烧死了。对于死后何时方能处理遗体,佛教界的说法不一:有些说断气后八小时处理遗体,有些说断气后二十四小时处理。我是这样认为的,为保险起见,最好是人死后三天或四天再处理。以前法王如意宝也说,人死后三天或四天处理遗体是比较好的。太晚处理遗体也没必要,虽然古人有“三七犹有余识”的说法,但这是极为特殊的情况,如果人死后几十天再处理遗体,这可能会很不方便,在现代社会也不太现实。

  更衣
  总之,在生死大事上,大家切勿依从世俗之见。汉地民间有“应趁体有余温,早为更衣”的说法。这种说法完全是错误的!一定要等身体冷透之后才可更衣,否则过早翻动亡者的身体,亡者会起烦恼而堕入恶道。当今时代,人临终时基本上都要进行抢救,一番输氧、输液、敲打之后,临终者的心被搞得特别乱,甚至原有的修行境界也用不上。因此修行人临终时不要在医院接受抢救,最好在家里安静地迎接死亡。

  哭泣
  汉地还有一种说法,说是“人死一定要哭,不哭凶星不退”。所以有些人专门请人哭丧,并且通过扩音器把哭声放出去,还要放一些悲伤的音乐。本来有些参加丧事的人不想哭,但被刻意营造的气氛所感染,最后也跟着哭起来,眼泪也自然而然流出来了。实际上,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这样的哭泣不但没有任何意义,反而有很大的危害。

  杀生
  此外,汉地很多地方有杀生祭祀的恶习。古时候国王、大臣等有地位的人死后,要杀人作陪葬或祭祀,现在则是杀旁生作祭祀。这种行为非常愚痴,过失也相当大。《譬喻经》中记载:以前佛陀和阿难来到一条河边,首先见到五百个饿鬼歌吟而行,后来又见到几百个人啼哭而过。阿难问佛:“饿鬼为何欢歌?人为何啼哭?”佛告阿难:“这些饿鬼虽然因为恶业而堕入恶道,但现在家人为他们做善事,他们马上就要解脱了,所以高兴地唱歌。而那些人的家人不为他们做善法,反而为他们杀生祭祀,后面很快就要有大火逼迫,所以他们啼哭。”

  《地藏经》中也说:“阎浮提众生,临终之日,慎勿杀害及造恶缘,拜祭鬼神,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杀害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