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4
天堂印象──100个死后生还者的口述故事
令人深思的是,并不是所有濒死体验者看到的都是美好而令人愉快的景象。有些人在濒死体验中在也看到了一些可怕的景象。例如,《天堂印象──100个死后生还者的口述故事》中就记载了一个叫斯塔因.海德勒的德国警察局长可怕的濒死体验。海德勒局长以前对人冷漠粗暴。在一次濒死体验中他看到自己被许多贪婪丑陋的灵魂包围着,其中一个灵魂张着血盆大口扑上来要咬他。还有些人在濒死体验中看到灵魂依生前的所为得到了不同的归宿。这些濒死体验案例使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中国“善恶有报”的古训。

  濒死体验中的“灵魂离体”现象不仅仅限于接近死亡的人中,有少数人在健康状态下也有相似的经历。这些人的“灵魂离体”现象更使得对这一现象的研究进入实验验证成为可能。如加州大学的查尔斯·塔特(Charles Tart)博士曾经在实验 室对一位自称经常有“灵魂离体”经历的妇女进行了严格的实验测试。他把一张写有五位随机数的纸条放在一个离地面约6.5英尺高的架子上,使躺在实验室床上的这位妇女无法看到。然后要求这名实验者设法在“灵魂离体”时漂浮到高处看这纸条上的内容。实验证实她在第四个晚上称声“灵魂离体”后准确地说出了纸条上的五位数。而猜中一个五位数的概率是十万分之一,从实验上有力地证实了濒死体验的客观存在性。

  历史上最著名的具有“灵魂离体经历”的人恐怕要数生活在十八世纪瑞典著名的科学家、哲学家和神学家Emanuel Swedenborg。他根据自己灵魂离体遨游灵界所看到的景象,留下了宏篇巨著《天启揭示》,详细描述了他在灵界看到的景象和其他生命沟通所得到的关于灵界的知识。他的著作对后世产生着重要的影响,即使在今天仍然影响着众多的人。许多著名学者对他推崇备至,包括精神分析学泰斗荣格,美国著名作家海仑·凯勒,美国著名诗人爱默生,美国政治家和科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英国诗人布朗宁夫妇,德国著名诗人和剧作家歌德,日本哲学家和禅宗学者铃木大拙等,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和富兰克林·罗斯福也深受其影响。

  越来越多的濒死体验实例,越来越深入的研究成果,使那些乐于怀疑的人,更难把濒死体验的事实一笔抹煞了。濒死体验研究为我们揭示的不应只是现象,更重要的是现象所昭示的思维方法和研究路径;它为我们打开的不仅是死后世界之门,更是意识、生活、生命之门。
转:一个佛教助念团的报告

  现在有所谓的临终关怀,相信一定对你有所启发!

  什么叫“临终关怀”呢?顾名思义,就是人在临死的时候,旁人对他生命终结时的关怀……大意如此吧!

  但是在讲这个之前,先声明一点,如果有不是佛教徒的,或者不相信有因果报应、六道轮回的朋友,先别忙着驳斥我,即便是当做神话故事来听,您也没有损失。

  因为佛教文化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有关因果和生命轮回的理念,认为人不是只有一世,有前生后世,人有灵魂和神识。死亡,只是身体坏了,人的灵魂和神识,要脱离这个衰老或损坏了的躯体,去找一个新的归宿或灵魂栖息之地,但是,去的新地方好不好,取决你一生的功德作为所谓的往生,或投胎… 大意是,此生的作为最终决定你的去向,你生前功德很大,死后可以往生善道,比如天道(神仙)、修罗道、人道,如果作恶太多,心念不善,则可能堕落恶道,比如地狱、恶鬼、畜生道,此之谓“六道”。

  佛教徒认为,人在临终的时候,会发现原来还有另外一个时间,并不是你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很多人不信,到真正死了,才慌张,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但如果稍一不慎,则可能沦落到地狱或畜生道…… 

  但是如果你能至诚恳切的念诵“阿弥陀佛”四字名号,就能感召到西方三圣、佛陀的接应,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离六道轮回之苦……“ 濒死体验”这个事,我讲不清,大家百度或看一些书籍,东西方都有研究的,确实存在,所以讲,人死了,并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不要怕死,但也要慎重的面对死……

  这些事,只交代这么多,几个佛教徒,他们是专门为临死的人做临终助念的,我相信不会骗我们,他们讲了很多人临终之时的案例,很震撼,我自己还年轻,也从未认真考虑过死这回事,一般人也很避讳这事,但是对他们来说,是经常面对的,和殡仪馆的工人一样吧,直面死亡的事,比我们多的太多。

  人死的时候,无法作假,很多人的表现已经展现了自己的结果,比如他举例说,有些人临死时,喜欢舔嘴唇,或者表现很饥饿,这就是可能投生饿鬼道的征兆;有人临死,眼神或动作,会像一些动物,这就是畜生道的征兆;还有人很安详,很愉悦,没有痛苦,投生天道和人道的可能性就很高……
  佛教还有一个说法,说人死后,还有余温,如果脚底板最后冷,灵魂从此出入,很可能去了地狱道;如果腹部最后冷,可能就是去了饿鬼道;如果头顶有温,最后冷,那就是去了天道,做了神仙或者去了西方极乐世界,成佛了。如此等等……

  简介就说到这吧,如果大家有了解一些佛法或六道轮回的知识,或者看过《西藏度亡经》,应该知道这些知识,我记得以前曾经有机会翻过这本书,还有些害怕,没有细看… 如果没有读过这本书,大家也可以了解一些关于“濒死体验”的科学知识或所谓的临终体验,会发现这些事,是真实不虚的……人不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物质不灭,能量转换,物理学也这么认为。

  “临终关怀”组织兴起已很长一段时间了,但目前大多是些笃信宗教的团体在做… 这一个临终关怀组的人都很敬业,助念了很多人,有时候念诵“阿弥陀佛”的佛号长达24-48小时,他们见过很多死者,也录过像,真实不虚,会后还放了两部他们录的纪实视频:

  放的人,都不是老人,一个是14岁得了恶疾,无法救治的一个孩子,死前和死后的情景,还有一个,是年仅8岁的孩子,临终前的真实记录,过程我就不详述了……经过助念团的临终开示,心理安慰,然后是不间断的念诵“阿弥陀佛”四字名号,他们很虔诚,也很敬业,因为有经验,能够分辨死亡征兆,在死者濒死和死后的24-48小时内,都在一起念诵佛号。

  从死前的痛苦、抽搐……到死后的平静安详,最后火花成一堆骨灰,都如实的记录了下来,令人震撼,我原本不是很真诚的信这些,但是,看了之后,又听他们讲了很多案例,感觉自己仿佛受到洗礼一般……对于临终助念的事,我当时倒不是当做感受重点,我感受的是,死亡是这样的真实,人人不能逃避,生命何其短暂?我们有几人能得善终?死后,又能否逃避的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一辈子的善恶因果呢?
  以前人们是很忌讳谈死亡的,怕死,也不信什么灵魂,但是现在,对死亡的直面,对生命的敬畏之心,从未这样浓烈,对于我这辈子得了人身,又是如此的感恩戴德,对父母的恩德,也理解的更深了……

  是啊,《黄帝内经》讲:人身难得,真法难闻,中国难生!我们是否认真想过,我们的灵魂,这辈子得了人的身体,又学习到了圣贤经典,而且还投生在神圣而幸运的中国,这是多大的福报啊?我们焉能不珍惜,不感恩啊!

  当然,还有一个收获是很大的,那就是,我觉得我没那么害怕死亡了,身体如同衣服或房子,有生就有死,有成、住,就有坏、空,万物皆然!我真的是体会到了,如果我们的心念善良、光明,一定是感召到善良和光明的处境,反之,心念充满憎恨、贪婪、烦恼…一定也是感召相应的境界的,一切唯心造,怎么不是真实存在的呢?

  人的福报大不大,其实不在生前,人生几十年,白驹过隙,对比生命的无数次轮回,漫长浩瀚的历史,短的可怜!福报大,在死后,决定你去哪里!有些人,走的安详;有些人,走的痛苦;都是自己感召来的,唯独死亡,做不得假!善恶到头终有报!

  工作人员还介绍说,如果你们身边有人去世,要切记,临终之人将去,家属亲朋,切莫惊慌哭泣,甚至呼天抢地,摇晃折腾死者,因为人死后,有痛苦的四大分离,印度教和佛法都讲:人体是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和合而成的!地(土)即骨、肉、内脏等,水是血液、汗液、津液体液等,火是体温温度,风是呼吸。

  人死之时,就是所谓的“四大分离”,先是地:身体沉重不受使唤;然后是水,大小便不能控制,失水;然后是火,体温渐渐失去;最后是风,呼吸停止…… 这是最简单的说法,记得南怀瑾曾经讲过人死时的情景,较为详细,还有《西藏度亡经》,都是真实不虚的…… 所以人死的时候,我们不要以世俗的情形去折腾他,因为极为痛苦,我们应该给以平静安详,一般8小时之后,才能移动死者的身体,且不要以炽烈情感影响死者的神识。

  为什么呢,人死后,几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内,人的神识,并没有完全离开躯体,他还有知觉,你要是呼天抢地,痛苦折腾,或者搬动挪动死者,会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甚至对你起嗔恨心,那就不好了!人死如乌龟脱壳,生者最好给予平静,还可以“开示”,讲些安慰的话,劝死者不要留恋人世,要往生极乐世界,观想渴念阿弥陀佛来接引你…… 如果念的好,走的善的,会很安详,身体也会柔软,而不是一般的僵硬,迅速腐化,这种例子很多,无数高僧和民间得善终的老人都有这种异像,只是我们一般人不关注罢了。

  《西藏度亡经》甚至还讲了人死后七七日内,会见到哪些神鬼,要如何面对,即使在世有不善业,也能挽救帮助去投生善道。

  一旦确认呼吸停止了,还不要急于搬动死者身体,因为神识还在,你讲的话,他也能听到,不要让他起烦恼或憎恨、留恋之心,要多念经,念阿弥陀佛,给他安详与宁静,劝他去光明安乐的西方极乐世界,死者能记住“阿弥陀佛”的名号,神识不忘,能感召佛陀接引,即便是造业去了地狱,也能重罪轻报,能往高层次的道上走……

  (有个说法是,临死前心情平静愉悦,能投生天道、人道等善道,如果临死起嗔恨心、烦恼心,容易堕落鬼道、畜生道、地狱。)

  助念团的人,还讲了些反面例子,比如我国的陈毅元帅、陈赓大将,还有国家名人,他们很多人临死时,国家极力抢救,连家属都看不下去了,求能否安乐死?但是国家不许,一定要“抢救”,打针、割喉、插气管,甚至电击,心肺穿刺等…… 其痛苦,我们旁人怎能得知呢?这些元帅大将,纵横沙场,主持人讲,生前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死时怎能无一点受报呢?……为此,我们是否还要那么贪求人世的所谓功名富贵?

  还有一个,比如著名文学家巴金,活了101岁,但是生命的最后20多年,巴金一直在病床上,依靠插管、鼻饲维持,各种手术治疗,痛苦不堪。他一直希望安乐死而不得,国家投入最好的医生、巨额医疗资金,对这个老人究竟是福是祸?

  助念团也有在医院做临终助念的,说现代人,所谓全额医保、高科技医疗的“福报”究竟有多大呢?很多死者临终时,无法自主,无知的亲属,花巨资请医生做各种抢救,药物、器械一起上,令死者痛不欲生,等钱财耗尽,生命也耗尽,不到8小时,马上拖到医院地下太平间,受“寒冰地狱”,再没过多久,马上拉去殡仪馆,接受“火海地狱”,要知道人有假死是常见的,有殡仪馆工作人员亲口说,他们是时常能听见焚尸炉里的惨叫声…… 说起来,这又有几人会信?